標籤

, , , , , , ,

攝氏10~15度,是最適合跑馬拉松的溫度,而台灣一年四季除了冬天冷氣團來襲,溫度幾乎都高於這個區間。夏天更是悶熱難耐,讓夏季成為路跑的淡季。不過台灣路跑流行程度很高,即使是七八月酷暑的夏天,每個週末依然有少數路跑賽事可以選擇,而我也不因為天氣熱而減少跑量或暫停比賽。一來因為深信人類遠祖來自非洲,所以我們天生都是耐熱又耐跑的,二來不斷參加路跑,是我跑步的動力和樂趣,不僅能自我挑戰,也是認識新跑友、互相切磋的好機會。

想想先前經歷了鋼鐵玫瑰、12星座和台北星光馬的三重酷熱考驗,儘管每場的策略和成績都有所不同,不過個人對夏季跑半馬也越來越有經驗和信心,也更能傾聽身體在高溫環境下給自己的訊息。於是參加了這場在炎炎夏日七月中的「閃愛螢光碧潭YA跑」,再給自己一次考驗,期待能有新的體會和進步。

bitan_ya_run_cover

其實當初看到這場的半馬起跑時間早在下午四點而有點遲疑,但我即使在夏天,週末頂著白天的大太陽自主長跑訓練也是常態,所以就吃苦當吃補吧!從台北星光馬到碧潭夜跑,間隔只有三個禮拜,但我以往也有兩場半馬間隔兩個禮拜,甚至兩場LSD間隔不到一週的經驗–我星光馬三天後,又只花了2:23跑了21K。感覺我這一年多來,儘管速度沒什麼進步,但身體的耐力和恢復重建能力不斷增加,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長跑過於頻繁。

這三個禮拜還是盡量維持跑一休一,唯一的改變是把週間的一次夜跑改成亞索800間歇訓練。原本的計畫是800m跑4:25左右,畢竟這也是我當時的初全馬目標,但實跑後發現我很輕易就能超越這個速度衝兩圈操場,人生第一次亞索800,就跑了五趟4:00左右的配速。倒是第二個禮拜因為搬家、交際應酬、各種事務繁忙,連續五天沒有跑步,便覺得面目可憎,也感慨開始有正式工作之後,每天除了白天上班之外,就只有時間做一件事了(也造成心得文章產出速率指數降低…),經常必須犧牲一些來做出抉擇。

第二週的週末,我也馬上跑了一場27.6K的山路LSD,雖然跑得真的很慢、很慢,但至少勉強把跑量補了回來;碧潭夜跑前一週就恢復跑一休一,也跳過間歇訓練,把比賽當日痠痛疲勞的可能性降到最低。但我這次並沒有在賽前特別停跑或降低跑量,賽前兩天依然正常跑步,畢竟一來對自己的恢復力很有信心,二來發現最近幾個月的頻繁參賽,讓我重溫去年秋天對路跑賽事的感覺–越來越平常心了,可以說是以賽養賽,也可以說不管什麼時候想跑一場半馬,我都已經隨時準備好了!


這場的報名費用略貴,半馬不含晶片就要近千元,反映在物資上面,除了一般路跑都有的紀念衣外,不僅有一大疊彩色印刷的活動秩序冊和折價券,還有LED磁扣、LED臂帶、旅行用鞋袋(這個我需要)、降溫毛巾。這些都是報名強迫購買,無形中造成了許多浪費,個人認為若能以加購的方式更為恰當,讓跑者都能依個人需求購買。而且附贈的號碼布扣竟然只有兩個,真不知道主辦單位是要慷慨還是要小氣…

2016-07-23 13.51.04

大量的加贈物資,造成了許多浪費


7/16比賽日我一大早就上台北,準備到東區血拚一陣、酒足飯飽之後,再前往碧潭的會場。有了先前的經驗,衣保袋雖然容量很大,但無法後背,逛街時也不方便,於是只背了一個輕便的小背包,把號碼布、晶片、運動衣物、雨傘和水壺裝入,並把衣保卡用雙面膠帶黏貼在外面。習慣了總是大包小包、攜帶許多極可能用不到的東西的旅遊,偶爾這樣輕便上路,也是不一樣的感覺~

2016-07-17 00.28.39

這天台北異常炎熱,白天高溫超過37度,每次從有冷氣的商店中走出來,就彷彿進入一個城市級的大火爐裡,而且天空非常晴朗,絲毫沒有下雨的跡象。慶幸的是偶有涼風吹來,稍稍減低了酷熱的感覺。

這是我第三場夜跑了,由於前兩場都沒有出現腸胃不適的問題,就採取與先前相同的飲食策略:跑前兩小時以上要吃完三餐–早餐、早午餐和午餐,給身體充足的能量面對比賽。早餐在東海別墅解決,早午餐在板橋車站的Mister Donut食用,而難得一個人造訪台北東區逛街,午餐當然也要享受一下,於是在Sogo敦化店的歐帕希臘小館吃了燉飯套餐。

collage1

發現我午餐似乎吃太飽了,不過距離起跑還有三個鐘頭–主辦單位在比賽前一週左右發出通知,將起跑時間延後,半馬延到五點起跑–所以我對自己的腸胃有信心,比賽時應該不會出問題吧!又稍微逛了一下,就進捷運站換衣服,準備搭車到新店囉~由於天氣炎熱,我打算上半身只穿運動內衣上場,下半身搭配粉桃紅色系的短裙,跟鋼鐵玫瑰夜跑穿的是同一件。不同的是鋼鐵玫瑰上半身穿的是比基尼上衣,與運動內衣比較,排汗度依然略遜一籌。這件裙子沒有內搭短褲的設計,只有安全褲,有了上次燒襠的經驗,這次就特地在裡面穿了一件緊身小短褲,並在腰部兩側和褲襠處用安全別針固定。

2016-07-15 20.23.35

不得不說台北的捷運和大眾運輸真的很方便,前陣子常去台北,習慣了以後,現在不管搬到哪裡都覺得像荒山野嶺一樣。同樣的,台北的路跑雖然路線幾乎都在河濱公園或高架橋,很多人覺得非常無聊,但至少有交通便捷的好處。我搭客運在板橋下車,依然可以輕鬆到達台北東區和新店碧潭,同樣的距離拿到台中,不知要晃多久的公車才行…而且我個人不排斥跑河濱,畢竟沒有汽機車的廢氣和嘈雜,加上許多河濱公園和橋樑都有特殊造型、色彩和夜晚的光雕,跑起來並不無聊。

換上往新店的捷運,車上就能看到許多揹著衣保袋、身著湖水綠色紀念衣、別著號碼布的跑者。在捷運上與跑者相認,也是台北路跑格外讓人感覺親切的地方。一路搭到底,隨著新店越來越近,車上除了跑者之外的乘客也越來越少,跑者們彼此應該都心知肚明,要去碧潭接受酷熱的路跑挑戰!

還沒走出捷運站,就能感受到熱空氣像吹風機一樣不斷從樓梯口吹進來,這麼熱的天氣要怎麼跑啊?不過既來之則安之,只能告訴自己:心靜自然涼。比賽時就量力而為,假如出現脫水、中暑、熱衰竭的前兆,就會立刻休息,評估是否棄賽,畢竟路永遠都在,身體只有一個。捷運出口對面的小七門庭若市,門上還貼出為跑者加油、運動飲料和礦泉水優惠的貼心標語。我儘管整個白天幾乎都待在冷氣房內,也流了不少汗,帶的水也快喝完了,於是進去買了一瓶運動飲料,補充流失的水分和電解質。

2016-07-16 16.01.38

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造訪碧潭,先前對碧潭的認識,只知道在捷運新店站旁邊、有吊橋、是情侶約會的熱門地點。遊歷台灣各地參加路跑,除了用眼睛欣賞風景外,更能用雙腳來享受,儘管不能像純旅遊一般,用專業相機仔細把每個景色完整記錄下來,倒也是一種不錯的旅遊方式呢!

2016-07-16 08.07.46

一到碧潭,映入眼簾的就是三大橋:縣道110線碧潭大橋、國道三號碧潭大橋跟碧潭吊橋。從吊橋再往上游走,對岸是一面高可蔽日的大石壁,潭邊有許多小船,但大概因為天氣過熱,潭中划船的遊客三三兩兩並不多,吊橋上的遊客也幾乎都撐著洋傘。原來碧潭舊稱「石壁潭」,就是因這面石壁而得名,跟水色倒沒有關係。

collage2

新店站走到碧潭,這段尚且有北二高碧潭大橋遮陽,但會場在大太陽下,一走出陰影馬上又開始飆汗,轉眼之間,幾分鐘前才買的600cc運動飲料早已見底。這種天氣苦了在舞台上賣力的主持人和表演者,苦了沒有陰影躲的志工,也苦了每一位跑者。

也發現在台灣儘管夏天天氣炎熱,大家多半是跑熱了才把上衣脫下來,很少人起跑就只穿運動內衣,跟美國形成強烈對比。到日落還有兩個鐘頭吧,看來我身上除了人肉背心之外,又會再曬出一件運動內衣來。於是我在現場就變得非常顯眼,一進入會場就有拿著單眼相機的攝影師跑來幫我拍照–可是我找了幾個運動攝影網站和臉書路跑社群,現在還沒看到照片在哪…假如有專業的自拍照,當然還是勝過自己用手機隨便拍拍的。

倒是也因為上半身沒有空間掛號碼布,勢必得把號碼布別在裙子上了,鋼鐵玫瑰路跑就這樣弄,但這次的號碼布比較大張,喬了半天都沒辦法兼顧不影響跑步的抬腿伸展,又不會每跑一步都飄起來或皺成一團。後來決定使用三顆號碼布扣,上面兩顆是固定用途,下面只在左邊懸空扣上當作配重,以免左下角隨風或抬腿而翹起,至於右下角為何不會翹起來呢–因為號碼布隨著裙子y軸方向的弧度彎曲,在垂直的z軸方向自然就沒辦法彎曲了~

2016-07-16 16.23.08

2016-07-16 08.24.54

會場的動線安排其實頗單純,就是傳統的左右兩排帳篷,起終點拱門在一頭,舞台在另一頭。倒是四處張望都沒看到寄物區,趕緊詢問了大會服務人員,才知道躲在舞台後面。現場也有好幾位跑者問同樣的問題,看來會場的動線指標可以做得更清楚些。根據大會秩序冊,整個活動有許多表演,但這麼炎熱的天氣,我並不打算特別看什麼表演,已經特地算好在起跑前半個小時內抵達會場。畢竟在戶外待越久,消耗的體力和流失的水分鹽分就越多,所以其實從前面慢慢走到後面,把背包放一下,就差不多要起跑了。只聽到主持人問現場的民眾,有沒有人會beatbox的,可以上台秀一下。那時候我很想自告奮勇,但因為距離舞台太遠,也不想還沒跑步就把自己弄得口乾舌燥,所以還是讓專業的來吧~

2016-07-16 16.34.43

2016-07-16 16.25.45

看到舞台上主持人大力帶動暖身操,但我不太想做,因為夏天跑長距離賽事,前幾公里就是熱身了,事先弄得汗流浹背只是自討苦吃,於是鑽過人潮,慢慢走向起點拱門準備起跑。這時氣溫高達34~35度,打破了我包含練跑在內的最高溫紀錄,而且隨著人群聚集,體感溫度不斷飆高,要怎麼跑呢?我自有打算!碧潭夜跑主辦的是舉辦三太子路跑的真武山受玄宮,所以這場當然也是由三太子領跑,但這回三太子不跑完全程,只領跑數十公尺後就退場休息。


只見碧潭吊橋上幾乎所有民眾都集中到了路線的正上方,觀看這場盛大的路跑。賽道左右邊的攝影師,我已經不管了,畢竟我在中間而剛起跑人潮擁擠不能自由變換車道,正巧碰到在你同一邊的才有辦法讓你入鏡。前一公里,不必跟著人潮衝刺,實際上很多人因為天氣的關係已經慢下來,但還是稍稍拉一下速度,用六分半以內的配速,讓筋骨稍微活絡起來。

才到第二公里,眼前就出現了補給站,想這主辦單位也太貼心,稍微補充水和運動飲料就繼續出發。之後這一段賽道,都在毫無遮蔽的河濱公園自行車道上,路線朝向西北而去,幾乎是正對著太陽,柏油路不斷散出熱氣,感覺像燒起來一樣。心裡不時萌生出:「我是腦袋燒壞掉了嗎,怎麼看到這種天氣還不棄賽,還要來自討苦吃?」的想法,不過既然都已經跑了,既來之,則安之。我路跑時除了計算配速之外,沒辦法想任何事情,但就算把腦袋完全放空,也是轉移注意力的一種方式~

我告訴自己:減速、減速。畢竟這種天氣實在快不得,前面跑太快,後面很容易體力透支,增加撞牆、中暑和熱衰竭的風險。要快,等到後面夜幕降臨之後,還有很多時間。在美國跑半馬時,跑馬前輩也說過:半馬是10英里(16公里)加5公里,最後的5公里才是關鍵。減到了七分速,由於我在隊伍很前面的位置起跑,這時身邊的跑者也開始不斷超越我,但路跑是跟自己比賽,專心一志,用自己的配速,跑自己的比賽。身邊的跑者激勵我、娛樂我,但不能影響我的節奏。

40093e43

第五公里跨過秀朗橋,再經過長長的一個180度折返下坡,來到新店溪左岸。全馬和半馬路線和轉彎處不盡相同,志工熱心引導跑者正確的方向;沿路也有方向指標,但指標樣式並不統一,有些是電腦製作,有些是手繪噴漆,也算是一種「特色」吧!倒是到目前為止都還沒看到里程牌,幸好我都看自己的手錶來配速。後來發現全程都沒有半個里程牌…

第一個補給站在2K,第二個補給站卻遠在6K,之後的補給站距離就都相當平均,每2.5~3K一個,讓我不禁懷疑,是第一補給站的設站人員跟大會溝通出了些狀況,才整整錯開了一公里嗎?總之很多跑友反映這四公里跑得特別辛苦。幸好補給站都有冰桶,跑了四公里的大太陽,當然要痛快淋浴一番。每站的補給都相當豐富,但我跟許多跑者一樣,飢不擇食,渴不擇飲,跑過了就忘記哪個補給站有什麼。只記得我全程喝了許多甜湯,也吃了香蕉和豆干。

既然到了左岸,稍微想了一下地形的概念,遮蔽應該會比右岸多吧?果真如此,這裡跑起來也稍微舒服,但依然繼續維持七分速,決定就這樣磨下去,保留體力,後面就會越跑越順。假如身體狀況真的很差,就像星座路跑一樣,全程用七分速把21公里磨完就好;假如身體狀況好,就會像平常在東海大學輕鬆跑一樣,只要跑到八公里,身體會像換了檔一樣突然熱開。

第三個補給站恰巧在8K,補給完畢重新出發後,明顯感覺整個人不一樣了,從喪屍模式變成了正常跑者模式,輕易就開進六分半以內:我開機成功了!而且前面的路線都是緩下坡多於緩上坡,我就知道後半場是我的舞台了,因為回程會有很多我最愛的緩上坡。倒是這時候開始有噁心想吐的感覺,直覺認為是我在剛剛的補給站喝太多水,電解質失衡,有點輕微水中毒的症狀。畢竟以現在的速度並不算快,而且沒有伴隨其他不舒服的症狀,心跳和排汗也正常,應該不會是跑太快造成的中暑現象。撐一下,相信自己的腸胃強度!

SoonnetPhoto_855e2452

這時太陽西斜,氣溫也一點一滴下降,欣賞著不斷變化的光影和賽道的組合:福和運動公園北方被私人菜園圍繞的狹窄道路、中正河濱公園寬敞的地磚大道,讓我暫時忘卻了腸胃的不適感,只專心在以穩定的速度,迎向下一個風景。不過…怎麼都過了10.5K,還在繼續往同一個方向跑啊?又過了一個彎,才看到位於將近11K的折返點。碧潭的會場完全沒有空間把終點設在距離起點一公里遠的地方,回程也不可能切西瓜游過新店溪,所以我這時就有心理準備,這場路跑的半馬里程灌水了,應該會接近22公里。

通過折返點的感應墊,大概是我的感應墊反射動作,加上看到了攝影師,我習慣性把雙手高舉比YA,然後這畢竟是碧潭YA跑嘛~(耍冷中) 倒是在這之前看到好幾位攝影師,都駐紮在賽道的「左側」,而週末傍晚的河濱公園,不時有單車經過,跑者和單車迎面相遇時,彼此都習慣靠右讓路,表示這些攝影師會漏掉相當多的跑者照片–我經過這幾位攝影師時,都恰巧被對向的腳踏車擋住了啊!可見要拍得好照片,不僅要有好的器材,常識也是很重要的。當然也可能是這些攝影師比較想偷懶(大誤)…

2048_5a57b635

2048_d15cd5f1

經過折返點的補給站,只喝運動飲料不喝水,果然想吐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。下一個補給站後也發生同樣的症狀,靠的也是再下一個補給站只喝非水飲料來解,看來夏天大量出汗的運動,要維持電解質平衡真的很難拿捏啊!尤其當你在補給站拿了飲料就喝,根本不知道甜度鹹度如何、高張還是低張,不像我平常練跑固定喝FIN所以習慣,只能靠身體的感覺和經驗,把身體不舒服的機率降到最低。也難怪有些人在有補給的路跑賽事,依然會自帶補給,畢竟自己常吃喝的東西,自己還是比較習慣。

折返後隨著天色慢慢變暗,酷暑也退去不少,我好不容易靠著8K的輕鬆跑熱開的身體,也能以穩定的6:20/km配速前進。儘管還不算很快,依然發現自己開始不斷超越前面的跑者,這麼熱的天氣,想必很多人不太能習慣,用過快的配速跑了前半程而後繼乏力。14K左右在路邊看到一位疑似中暑昏倒在地的老伯,旁邊已經有不少跑者在幫忙,不久也看到醫護人員騎著摩托車火速趕來支援。熱天跑步,該減速、休息、喝水、補給、降溫的時候,實在不能逞強,免得賠上身體健康。

2048_ebdfd944

回到秀朗橋下的補給站,夜幕開始低垂,但補給站依然門庭若市,畢竟這時候儘管不像起跑的炎熱,依然有30度左右啊!淋了一瓢水,隨手拿了運動飲料跟另一杯飲料,結果這杯是無糖日式綠茶,喝下頓時覺得口腔清爽。雖然跑得又熱又渴,有時候來點不甜的飲料也不錯~

看著稍早跑過的秀朗橋引道,前面有人180度回頭上橋,有人繼續直走,覺得有點疑惑,幸好志工很明確指示半馬直走。這時已經過了16公里,身體狀況還非常好,精神滿滿(還是綠茶的咖啡因加持?),表示後面怎麼跑都不怕撞牆了,尤其最後這段很多讓我熱血沸騰的緩上坡。於是從正常跑者模式再上一檔,加速到5:40/km,變身成「超人」模式,很快就超越了前面的許多跑者。以提高的速度沒跑多久,就進入了runner’s high,自從夏季降臨以來幾乎沒有達到過的境界,畢竟不論是練跑還是比賽,不是跑不夠遠就是不夠快。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很難具體形容,但經歷過的跑者應該都知道:感覺前面的路全都又平又直,前面有氣無力的跑者都像是靜止不動,視線左右兩邊的景色都像拉了線一樣看不清楚,整個人像是自動駕駛中的高鐵,沒人攔得住!

18K的陽光公園應該是最後一個補給站了,我只抓了一杯水、一杯運動飲料灌下去,馬上重新起跑,畢竟進入這種狀態之後,一旦休息過久,就很難再進入狀況了。倒是陽光橋頭的工作人員指示就沒那麼清楚了,尤其這時半馬和全馬的跑者混雜在一起,而且天色黑暗也看不清楚指標。稍停下腳步,跟人員大喊:「半馬!半馬!」得到左轉上橋的指示。台灣很多路跑都是多種距離混合在同一組賽道上,不同距離、不同圈數的路線也略有不同,指路的工作人員很難為,經常有跑者反映因為指引不清楚而跑錯路線。這種高度自訂的概念或許符合許多年輕人的個性,但如何把路線混淆的機率和人員指引的困難度降到最低,就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話題了。

一個左彎,前面就是五光十色的陽光橋,橋上聚集了許多攝影師,跑過陽光橋感覺彷彿跑過星光大道,我也不自覺擺出最開心、最可愛的表情來。

20160716-180242-3

下橋之後遠遠就能看到會場的雷射光影,終點不遠了,繼續用這個速度狂奔吧!稍早跑這段時,橫越沙漠般的艱苦感覺記憶猶新,但這時候只覺得同樣的景色像一陣風倏忽即逝,被我遠遠拋在後頭。過了21K,終點的光影仍在遠方,果然是場貨真價實的超半馬,但我早有準備。

跑得正開心時…3K歡樂組的男女老少,扶老攜幼,如排山倒海迎面而來,在狹窄的賽道上,我只能跟旁邊的每位跑者一樣,一邊像開電玩的賽車遊戲一樣左閃右躲,一邊不斷大喊:「靠邊靠邊!讓開讓開!」。賽後也聽到許多人反映半馬、全馬回程時碰到這些歡樂組的跑者,實在有點危險,如果把起跑時間再錯開一點,或者安排在比較寬敞的路線更為適當。這大概也是很多人不喜歡比賽跑河濱公園的一大原因:路線太窄。

因為會車不便,這裡的速度也略微降低,短暫掉出了六分速,不過最後的直線加速衝刺賽道也近在眼前了,原本想就這樣穩穩跑過終點就好,但在終點前300公尺左右,有個馬尾女生加速超越了我,我心想:「即使路跑是跟自己比賽,這個當下是兩個女人的競爭」立刻開到百米衝刺的速度,把她反超過去,搶先一步通過終點。完賽時間大約2:20,原本以為算是很平淡無奇的速度,但終點附近和會場的跑者都稀稀落落,想必大家都深受熱天所苦,跑得特別慢啊!

DATAx1_7964-2-1

13669039


雖然以我現在的體力,跑二十幾公里像喝水一樣簡單,但比賽的心境和強度跟平常練習時不一樣,又有身邊許多跑者的激勵、完賽獎牌的紀念,所以感覺總是更有成就感許多。尤其這場碧潭夜跑,終於靠著適當的配速,找回從去年秋天以來遺失已久的,半馬最後5公里還能加速衝刺的感覺,這樣衝到終點儘管很累,但同時也感覺通體舒暢。就是這種暢快感,讓我在終點廣場處仰天長嘯,狂吼好幾聲,才抱著滿足的心情慢慢走向完賽事務區。現場大概有很多人心想:她該不會是完成了初半馬、破了PB、或者拿到分組第一吧?其實都沒有,我只是覺得想要吼一吼而已~

不過動線規劃的問題在此再度顯現,很多人跟大會服務處反映:過終點怎麼沒有人遞完賽獎牌呢?獎牌要去哪裡拿?得到答覆是獎牌跟餐點都在寄物處領取時一起拿。結果賽後最先拿到的反而是成績證明,等列印的時候,旁邊另一台印表機的工作人員認出了我:「是裙子哥耶~我都在看你的文章喔^^」幾乎每場路跑都會碰到粉絲的狀態,我也已經漸漸習慣了,但我還是期待會有一群人跑來跟我合照的那一天啊~

2016-07-16 19.51.36a

拿到成績證明,2:20這種在歐美半馬都要排到後段班的成績,竟然在總名次一百名以內,贏過超過九成的參賽者。假如跟自己比,我也對成績相當滿意,畢竟實際里程有22K,以均速而言,跑得跟上次沒那麼熱、還跟Cindy互相帶速度的台北星光馬差不多快。雖然才開始練間歇跑沒幾次,就能感覺到自己速度微幅但明顯的進步。

而我的名次拿到正確的組別「女丁組」之後,依照大會時間,我贏過的正是在終點前反超過去的那個女生一秒鐘,恰好拿到分組第3名,所以這場我理論上…應該又拿到一個獎盃了。只是當初報名時還沒有自己的工作、住在家裡,怕物資用半透明袋子寄送,又被家人收到的話,他們看到上面寫女性的號碼布,可能又會再念我一頓,所以還是報名男子組。雖然後來發現是我白擔心了,這場的號碼布沒有分性別,只照距離組別分顏色,個人認為是明智之舉。

倒是賽前抵達會場時很快就發現,同樣都是半馬距離的號碼布,怎麼有兩種樣式呢?一種是名字寫在中間白底處,一種是號碼寫在中間。原本推測是大會列印了一部分參賽者號碼布之後,因為某種原因臨時更改樣式才印了剩下的,後來聽別的跑者說,是跑得比較快的可以報名「菁英組」,菁英組的號碼就是寫在中間的。可是…實際上菁英組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福利,起跑時儘管主持人廣播可以往前面站一點,但實際上並沒有分組或不同時間起跑。所以把號碼布分成兩種大同小異的樣式,感覺不僅沒什麼必要,反而讓許多人會像我原本一樣以為是主辦單位朝令夕改,造成不佳的觀感和評價。


回到寄物區,我跑得比大多數參賽者快,所以很快就順利拿到獎牌和寄放的背包,等到回來的人一多,寄物處想必擠成一團、大排長龍。獎牌外觀是一個愛心,懸掛處採用碧潭吊橋的造型,個人覺得很好看也呼應了路跑的主題,就是尺寸小了點。我也主動跟工作人員提醒:我訂的是素食便當,說請我等一下、要問問看,我呆站在那邊好幾分鐘,拿獎牌、拿完賽證明,各種角度自拍都拍膩了,素便當還是沒拿到。

medal

2016-07-16 11.49.36

後來得到一個令人崩潰的答覆:「沒有素便當」

沒有素便當

沒有素便當

沒有素便當

…………..

主辦單位也太落漆了吧,全場好幾千個參賽者,裡面的素食者恐怕可以包下一間小餐廳吧,竟然沒有準備素食便當–而且明明報名時就有素食的選項。後來在運動筆記的賽事評價上,也看到另一個素食者對這件事情相當不悅。想想這就是社會上一直在發生,歧視少數族群的行為–身為一個蔬食主義者(P.S.我非宗教素,蔥蒜都吃,蛋奶亦可,理論上食物應該更好準備才對),也碰過太多對素食者的刻板印象:覺得你要不是信佛教或一貫道,就是為了減肥或還願;在沒有素食菜單的餐廳訂餐,往往會得到一個「減掉肉的葷食便當」–只有白飯跟一些青菜,完全沒有蛋白質來源、營養不均衡的便當。

只好請人員跟主辦單位反映這件事,回到新店站的小七,先買個麵包飲料果腹,然後回板橋趕車,慶幸自己住在夜市商圈,半夜回到東海別墅,還有晚餐可以吃。

雖然又餓又累,又跟台北星光馬一樣半夜十二點多才回到家,但心裡其實相當滿意,睡眠不足的隔天也沒有鐵腿或特別的肌肉痠痛。跑後身體連續發熱了兩夜兩天,很多人說我是「中暑」了,其實這並不是醫學上的中暑,只是長時間大量運動之後身體新陳代謝增加的現象,也是為什麼許多人說運動完之後仍會繼續消耗卡路里,不必治療就會自然恢復。


閃愛螢光碧潭YA跑,讓我的身心靈都成長了不少。首先,累積了好幾次的夏季路跑經驗,這次終於敢說我練成了Elsa寒冰掌能夠把熱天對身體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。大多數的跑者都沒辦法前後維持相同的配速,往往是越跑越慢;這場路跑由於中途折返點有感應墊,我特地統計了前500名跑者的前後段速度,其中只有33名跑者(6.6%)是前慢後快的negative split,1名跑者前後速度完全相同,前快後慢(positive split)的跑者多達466名(93.2%),從以下的圖表更能明顯看出,而速度越慢的跑者更有前後跑速不均的趨勢。

split analysis

碧潭夜跑大會時間前500名跑者前後速度比較 (紫點=女性;綠點=男性)

而我的後半場比前半場快了將近9%,利用了傍晚越跑越涼的優勢,把造成身體過度疲勞和受傷的風險降到最低,同時相比許多人長跑往往越跑越殆盡,我是越跑越帶勁。全程從殭屍->跑者->超人的過程,彷彿香水的前中後味一般,讓我回味無窮。長跑真的很奇妙,在剛起跑的高漲情緒和緊張氣氛褪去之後,迎來的往往是身體尚未完全熱開,「我為什麼要自討苦吃來跑這個」的矛盾感。接下來可能每況愈下覺得力不從心、也可能越跑腦內啡越多,或者一直循環;就看如何掌握身體狀況、如何調適心理,來決定誰能堅持到底。

除了配速上的經驗之外,也透過天氣的挑戰,獲得對於「傾聽身體聲音」的深刻體會–為什麼我跑步堅持不玩手機、不邊跑邊自拍、不聽音樂,除了對周遭保持注意力之外,也是對自己的身體保持注意力。我夏日平常的練跑,就算美其名是「耐熱跑」,通常會選擇在清晨或晚上七點半以後,也不會用比賽的態度跑這麼久;假如沒在這麼熱的天氣跑一場半馬,根本體會不到巨量出汗時,補充水分和鹽分的平衡原來那麼重要。也感謝腸胃撐住了,最後終究沒有吐出來或烙賽,以往跑完隔天容易拉肚子的症狀也沒有發生。

比賽沒辦法看天氣挑日子,只能靠老天爺的亂數產生器來決定。碧潭夜跑大家都一樣熱、一樣曬,沒什麼不公平,要不要起跑、要不要跑完、怎麼配速,完全操之在己。沒有一件事情是完美的,除了天氣冷熱乾濕太甚,地形陡峭、補給太雷、人潮擁擠…等等,都有可能影響跑步的表現。儘管碧潭夜跑不僅天氣炎熱,而且說實在不太算是一場優質路跑:里程失準、路線混淆、會場動線規劃不佳、對素食者不友善,但我依然用個人相當滿意的表現完成了。長跑能夠磨練心志,如何把常人認為不利的因素,對自己的影響降到最低,進而轉換成自己的優勢,享受挑戰的感覺,我想大概是每一位資深跑者的必經之路~

八月給自己緩衝一下,沒有報名路跑,接下來就慢慢進入秋季的路跑旺季了,將在年底之前陸續參加超半馬和全馬,我期待看到更好更成熟的自己,用更快更穩定的速度,挑戰更長的距離!


碧潭夜跑也是我人生最後一場以男性身分參與的路跑了。一來我目前已經能夠養活自己,也不再需要被父母對我的期待侷限;二來更重要的是,我已經累積了足夠的自信和證據,能夠證明自己就是個女生,路跑當然也要為自己和所有共同競爭的跑者負責。最近美國跨性別運動員的新聞吵得沸沸揚揚,我不敢保證在這個更保守的台灣,不會遇到任何反對的聲音;但我已經受到不少跑友的支持,不怕變得更出名,有時候就是要造成話題,才能引起公眾的注意,進而醞釀成進步的力量。到時候再給大家正確的觀念,我對自己改變社會的使命充滿信心!:)